好新闻拦住了我的发财路

信江在线2020-06-17 19:04[浏览字号: ]
  人的命天注定,胡思乱想没有用。我这辈子只能吃新闻这碗饭,只会写新闻,其他不行料。
  
  民工潮暂时完毕了。我在北京住社会周刊安排的中青报地下室招待所,开始去许多报社拜师请教,受益匪浅。
  
  回蒙城休整了一下,1993年3月20日下午,便离别妻女奔赴无锡。由于民工潮期间,我与无锡市郊蠡园乡的宣传委员王慰霞约定:年薪达1.2万元工资,外加稿件奖励。履约途中路过蚌埠市建材局门口,被“讨还128万元血汗钱”的横幅和许多上访者而招引,遂下车采访。
  
  晚上,我住在火车站对面的东方旅社,在公共电话亭打长途电话与中青报经济蓝讯主编王安和《中国建材报》社长、总编张颂甲沟通,请示能否做新闻报导?他俩都很感兴趣。并辅导说:留下来深挖细写。
  
  所以,通过近一星期的深入调查了解与艰苦的采访,第一篇稿件写好后凭借水泥制品厂的电话传真发了出去,稿子见报后,建材局、集资厂长杨金龙也接受了采访,许多员工和集资大众也活跃供给了详实的材料。特别要感谢水泥制品厂办公室沙大姐、常家几兄弟、建材局宣传科长刘永祥等同志,才使这组集资的接连报导顺利出炉。
  
  就这样拖了十几天,无锡就没去成。当然,这组报导也没少赚钱。两家报社都将此报导评为好稿。加上奖金和其他的刊物转载的稿费挣了三千多块。首篇稿件中青报经济蓝讯与《长城公司状告李贵鲜》一稿同版刊发引起轰动,这也是全国首次触及集资的报导。
  
  在北京开会的蚌埠市长打电话,让市里抓紧处理。报导推出不久,国务院便下发了关于集资和发行债券的若干规定的文件。我挣了钱,还过足了记者瘾。我也一起成为了两报的特约记者,《中国建材报》还给我办了记者证。
  
  张颂甲在《经济日报》当副总编时,我景仰给张老写信请教,几经往来便成了朋友。张老1983年元旦参与兴办《经济日报》,出任副总编辑。1986年10月,又奉命兴办了《中国建材报》,担任社长兼总编辑。1996年离休。
  
  张老一直很关怀我,并在我的新闻写作中给予了大力的支撑和帮助。1993年夏天,中国建材报社在新疆召开记者站工作会议上,张颂甲提出报社聘我为记者。就这样我一直坚持又干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