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田村出了这么多的名牌大学生习尚好

信江在线2020-05-13 15:42[浏览字号: ]
  贡江镇河田村地处我县城郊,虽紧邻县城,但因交通阻塞,曾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小山村。近十年来,因为村中频频有人考上名牌大学,加上新改建的323国道穿村而过,凭借便当的交通和紧临工业园区的优势,乡民们日子是越过越红火,昔日贫困村,摇身成为现在远近闻名的“学霸村”。
  
  “学霸村”是怎样炼成的?近日,记者前往实地探寻幕后故事。
  
  01
  
  崇文重教 不比钱多比才学
  
  “河田村出了这么多的名牌大学生,这儿的习尚好!”这是邻近大多乡民的观点。
  
  走进河田村,记者发现它与周边村庄并无两样,乃至所建的房子还不及其他村庄洋气。这一点,河田村党支部书记袁经勇也不否定。当聊到读书这个话题时,他顿时来了劲头:“这可不是吹的,河田2000多人口,10年间有100多人考取本科以上大学,其中不乏北京大学、浙江大学、南开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这样的要点大学,还有四五个因成果优异被保送到国外留学,这是其他村庄比不了的。”
  
  被称为“学霸村”,乡民们引以为豪,他们以为主要诀窍是崇文重教的观念深入人心。袁经勇解释说,在当今“挣钱才是硬道理”的时代,河田乡民却坚信“世上唯有读书高”。平时乡民们聚在一同常会“攀比”,但他们不是比谁家的房子盖得漂亮,谁家购买了豪车,谁家赚的钱多,而是比谁家小孩考上哪所好大学,谁家孩子更有才学。
  
  “如果不是为了儿子读书,我两公婆留在广东不回家,在村里盖栋小洋楼不成问题。”乡民袁财生说,十几年前,他在广东惠州一家工厂做管理,夫妻俩每月薪酬相加有近万元。为了儿子袁惠邦读书,他们决断辞去职务回家,自己开摩的拉客,妻子则在县城摆摊卖菜。因为有爸爸妈妈的陪护,袁惠邦倍感温暖,学习也更加吃苦。2009年,袁惠邦不负众望考取北京大学。大学结业后,袁惠邦在深圳创办了一家公司。多年来,袁惠邦成为乡民鼓励子女努力读书的典范。
  
  于都是劳务输出大县,将孩子交由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照看,夫妻双双外出务工的现象较为遍及。但是,在河田村,夫妻中至少会留下一个在家照顾孩子。虽然他们自身文明不高,无法教导孩子的学习,但精神上的陪护,让孩子能够安心学习。乡民们以为,钱是永久赚不完的,本年错过了还有下一年、后年,可小孩读书的生长过程一旦耽误了,就再也无法弥补了。所以,他们宁愿抛弃外出务工挣钱,一定要保障孩子的读书升学。正因为河田乡民有崇文重教的认识,近十年来,村中培育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大学生,并且不少考上的是要点名牌大学。
  
  本年疫情期间,乡民们自发捐款2万余元,想为村里的防疫人员购买防控物资。袁经勇一分也舍不得花,经与村干部协商,决定将这笔捐款作为“河田教育基金会”的启动资金,用于奖赏优异学子和资助困难学子。这一决定,得到了全体乡民的认同,他们还商定在村头的大榕树广场建一面励志文明墙,以此鼓励下一代,为他们树立学习典范。
  
  02
  
  比学赶超 家长共享育子法
  
  “要比物理方面的科研,那我肯定比你强!”“不一定,我们来比一比,届时看谁研究的课题多。”……因疫情影响,本村尚未返校的七八名大学生时常聚在一同,他们论学术、谈抱负、说未来,袁经勇的大儿子、小儿子也在其中。当聊到某项科研学术时,他们之间相互较劲,言语中还带着“火药味”。
  
  每当假期,村中大学生自发约在一同谈学业、论学术,这种比学赶超的气氛已延续多年。袁经勇说,在河田不只孩子们学习暗自较劲,家长们也以自家培育出名牌大学生而荣光。所以,当村中谁家孩子考上好大学,除了前往道喜外,爸爸妈妈都会教训自家孩子:“你一定要好好读书,争取考个更好的大学超越他(她)。”为了搭建平台,共享育子办法,每年新年或高考成果公布后,村委会便会安排一两场相关沟通会,请村中培育出优异大学生的家长讲述育子心得。袁经勇的大儿子袁蓝杰考取上海交通大学,小儿子袁蓝飞在西安交通大学就读。兄弟二人考上要点大学,袁经勇也屡次在沟通会上教授育子办法。
  
  袁迦昌就读于南开大学,因为成果优异,本年被保送到我国人民大学攻读硕士。谈到学习,袁迦昌以为没有什么捷径可走,一定要勤勉努力,但他供认能考取要点大学,离不开爸爸妈妈抛弃在外务工挣钱的时机回家陪护,还有河田浓厚的崇文气氛。袁迦昌回忆说,从上初中开始,只需村中安排沟通会,父亲袁经清都会带着他和姐姐去听讲,还把村中考上名牌大学的名单张贴在家中,鼓励他们去学习赶超。现在,姐姐已大学结业参与工作,自己也没有孤负爸爸妈妈的期望,考取了要点大学。
  
  “从我记事起,只需村中有升学宴和沟通会,爸爸妈妈都会把我带上,每次对我触动很大,所以我暗下决心,以他们为典范,努力赶超。”现在浙江大学读研究生的袁地福说,高考时自己发挥欠佳,没有考上抱负的要点大学,现在经过努力期望完成了,但学无止境,自己还要往更高的目标去开展。
  
  “还在读初高中时,我发现物理课本上有名的理论基本上是由外国人提出的,那时起我便立志钻研物理,期望做出一番成就。”四川大学结业、2018年被保送到我国科技大学继续攻读博士,现在我国科学院某实验室学习的袁官文说,读大三那年,他有幸被学校选派到英国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进行为期半个月的沟通学习。这次迈出国门,既开拓了视野,又认清了差距,促使自己必须要加倍努力。袁官文告诉记者,他本有时机到国外去进修,但选择留在国内从事科研,就是期望用所学的知识报效祖国。
  
  听说袁官文主动抛弃到国外进修,留在国内从事科研,袁经勇竖起大拇指,称誉身为我国大学生应该有这样的胸襟和担当。每次参与沟通会,袁经勇都会借此告诫村中的大学生们:将来不论飞得再高,走得多远,都不能忘本,要懂得感恩爸爸妈妈,回馈社会,报效祖国。
  
  03
  
  人才济济 亲朋好友来取经
  
  河田村人才济济,村中一家三代或一家几个大学生的不在少数。据乡民介绍,村中走出的第一个大学生名叫袁文山,1952年结业于上海交通大学水利工程专业,曾担任过上海交通大学团委书记。他的儿子袁江如相同考取上海交通大学,现在在我国石油勘探研究院从事石油勘探开发人工智能项目研究。袁文山的孙子袁欣然结业于我国人民警察大学。祖孙三代都是大学生,在当地被传为佳话,也被乡民奉为学习的典范。
  
  在乡民眼中,袁中标则是村子里的传奇人物,他现是颅骨复原高级专家、广州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所声像科二级警长。自我国公安大学结业后,他在广州美术学院攻读本科和研究生,主攻雕塑专业。2015年1月29日,经国务院同意,他获批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待遇,并先后荣立个人二等功和个人三等功各4次,被誉为“警界神探”。每次回老家探亲,袁中标都要教训村中的学生们奋发读书,将来报效祖国。
  
  中南大学结业的袁多伟,由国家保送加拿大硕博连读;袁振炘在浙江大学硕博连读;西安交通大学结业的袁华玉现在在厦门大学担任教授;袁思婷考取湖南大学;袁观林考取东南大学;袁石福考取上海交通大学;袁振昕考取浙江大学;袁振波考取西南交通大学;袁多考取华南理工大学……2009年至2019年,10年时间,河田村考取本科以上大学有100多人,不只数量多,且不少是要点名牌大学。
  
  “想要孩子有出息,送到河田去学习。”这是当地流传的一句俗语。跟着越来越多人知道河田这个“学霸村”,这句俗语也越传越广,吸引了周边多个城镇的乡民前来取经。袁经勇说,本年正月初二,梓山镇一个周姓朋友将读初三的儿子送到他家,让他两个儿子帮助教导功课,直到4月初才接回家。
  
  采访结束时,对于河田为何会出现“学霸频现”的现象,袁经勇以为,这与河田人早年的生存环境差、日子艰苦有关,孩子们要想脱节贫困,改变命运,必须勤勉读书。因此,家长们特别重视对子女的培育,一朝一夕,逐渐形成了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崇文尚学的小气候。河田的孩子们也很争光,用成果报答爸爸妈妈的培育,一代又一代,好学风在延续。